2011年6月,合肥,現代牧業集團肥東牧場通過轉盤式擠奶機完成對奶牛的擠奶工作。圖/CFP
  11月11日,新京報獲悉現代牧業寶雞牧場因私自出售42頭被檢測出帶病的奶牛遭到動物檢疫部門和公安機關調查,並有4人被拘留。次日,這批病牛被農業部門捕殺深埋,現代牧業股價隨之大跌。11月13日,現代牧業對外表示,這批牛被檢測認定為病牛可能是因為曾註射過疫苗的緣故。
  現代牧業的這一說法因奶牛已被深埋而難以被證實。在因“病牛門”事件被媒體拉至放大鏡下之後,現代牧業的其他問題隨後被曝光。新京報記者獲悉,現代牧業寶雞牧場每年都有員工被查出染上人畜共患病“布魯氏菌病”。公開資料顯示,奶牛如果患有布病將會影響到產奶質量,並可能會傳染給人。
  在“病牛”之外,現代牧業還存在著環境污染問題——該公司近日因環境違法被安徽省肥東縣環保部門開出罰單。
  病牛買主夜裡被帶走
  2014年11月11日,新京報獲悉,位於眉縣的現代牧業寶雞牧場遭到動物檢疫部門和公安機關的調查,原因是涉嫌私自出售42頭被檢測帶病的奶牛,有4人為此被刑拘。其中就有犇犇牧業法定代表人李海平。犇犇牧業是現代牧業這批奶牛的買主,為這批病牛花掉了150萬元。
  據李海平的妻子回憶,10月20日晚上10點左右,通過網上招標購買的這批牛運抵犇犇牧業,將近夜裡12點的時候,李海平從家裡被叫回廠里,以調查這批病牛的問題,自此就沒有再回家。
  “他們(動檢機關和公安機關)來了上百人,檢測說牛有病,就把他(李海平)帶走了,我們也是受害者,我們要知道,咋可能花那麼多錢買病牛?”李海平的妻子說,根據動檢部門的說法,這批牛中有5頭患結核病,37頭患布魯氏桿菌病(簡稱“布病”)。
  澎湃新聞報道,西安市動物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出具的動物疫病檢驗報告顯示,該機構對82頭牛及相應的牛血清樣品進行檢驗,發現其中5頭牛結核病檢測結果呈陽性,37頭牛布魯氏桿菌抗體檢測呈陽性。
  結核病及“布病”均為二類疫病。需要採取嚴格控制、撲滅等措施,防止擴散。
  李海平的妻子介紹,今年9月份,犇犇牧業通過網上競標的形式,拍得現代牧業90頭淘汰的奶牛,並與現代牧業簽訂了購牛合同。購牛的價格並不低,一頭牛比市價高出四五百元。但考慮到現代牧業是品牌公司,牛源又緊張,也就接受了。
  現代牧業承諾犇犇牧業出售的牛是經過檢疫合格的牛,但需要他們自己去動物檢疫機構開檢疫票。
  “他們(現代牧業)說都是合格的牛,我們是相信的,那麼大的上市公司咋可能賣病牛呢?”李海平的妻子說,犇犇牧業就近到扶風縣開取了檢疫合格證明。而據媒體報道,實際上,扶風縣段家鎮獸醫站並未進行檢驗就收錢放行了。
  事件發生後,警方已刑拘四人,包括寶雞現代牧業銷售部長成松及一名獸醫,犇犇牧業法定代表人李海平,扶風縣段家鎮獸醫站站長魏歲賢。
  據悉,這已不是現代牧業第一次私自調運奶牛了。今年3月,寶雞現代牧業就曾因私自調運4頭未檢疫奶牛,遭到眉縣動物衛生監督所的處罰。澎湃新聞報道,根據眉縣動檢部門的說法,現代牧業從未就淘汰奶牛進行過申報檢疫。
  病牛事件陷入“羅生門”
  11月12日,在香港上市的現代牧業開盤即大跌,盤中跌幅一度超過10%,收盤後,當日跌幅達到8.5%。
  涉“病牛案”的犇犇牧業屬於陝西西安市灞橋區,該區農林局相關人員12日向新京報記者確認,結核病和布病都屬於慢性傳染病,帶病奶牛已經於當日被捕殺深埋。執法機構也將進一步追究現代牧業的責任。負責捕殺深埋的正是上述農林局。被捕殺深埋的這批奶牛為後來的“羅生門”埋下伏筆。
  現代牧業於11月12日首次針對此事發佈公告稱,公司正在配合政府部門做調查。當日,德銀髮布報告透露了現代牧業管理層的會議內容,稱部分牛對結核病及布病抗體檢測呈陽性反應,可能是疫苗接種後的反應。
  現代牧業隨後公開確認了這一說法,並表示公司有淘汰牛管理制度,每年都有15%-20%左右的牛因為沒有飼養價值被淘汰,但這些淘汰牛仍然是健康的牛。賣給犇犇牧業的這批淘汰牛符合正常的生產管理規定。
  11月20日,現代牧業在回覆新京報記者時稱,布病檢測呈陽性的原因是因為註射了布病疫苗,而公司10月份的結核檢測是全部顯示陰性的,公司會繼續配合公安部門做好調查工作。
  如今病牛已經被深埋,究竟是病牛還是因為註射疫苗,該事件陷入羅生門。記者針對此事再次致電西安灞橋區農林局相關人員,該人員表示不便回應,眉縣動物衛生監督所負責人亦掛掉電話。不過據接近農林局的人士表示,捕殺深埋這批奶牛如今確實令農林局陷入被動。
  有動物防疫方面的專家指出,按照這兩類病的防治技術規範,檢出、診斷為陽性的牛必須捕殺,進行無害化處理。這兩種病均是人畜共患的疾病。中國農業大學教授、布病防控專家吳清民表示,奶牛如果註射了布病疫苗確實會使檢測呈現陽性,但呈現陽性是否因為註射疫苗目前無法做判斷。還需要看調查的結果。
  不過,陝西眉縣疾控預防中心的相關人士11月21日向新京報記者確認,現代牧業寶雞牧場每年都有員工被查出染上人畜共患病布魯氏菌病。“他們是養牛的企業,布病是人畜共患病,由牲畜傳染給人,對於養牛養羊的人來說傳染這種病也正常。”
  據公開資料顯示,奶牛如果患有結核病和布病將會影響到產奶的質量,並且這兩種病都屬於人畜共患的疾病,可能會通過乳汁等方式傳染給人。一位農業大學的教授指出,如果奶牛患有這兩種病肯定會影響產奶的質量,但根據患病階段的不同,對牛奶質量的影響也不同,只是具有通過乳汁將病傳染給人的可能性,具體情況還要具體分析。但如果是註射疫苗,那就是另一回事兒了,就不會影響產奶質量。
  根據德銀之前的報告來看,現代牧業管理層認為,奶牛如果患上此疾病,會影響生產力,不過牛奶經巴氏殺菌或超高溫處理後,不會影響牛奶質量,接種疫苗也不會影響牛奶質量。
  超七成原奶供應蒙牛
  現代牧業是目前中國規模最大的奶牛養殖企業。以往現代牧業只養奶牛,專門為乳品加工企業提供優質奶源,如今現代牧業也漸漸搞起乳品加工。
  根據機構報告,從2008年到2012年,現代牧業收入和利潤保持了73.7%和80.1%的年複合增長。年報顯示,現代牧業2013年牛奶銷售額為19億元。
  現代牧業正式成立於2008年,2010年在香港掛牌上市。自成立開始至今,現代牧業都與蒙牛關係極為密切。現代牧業創始人鄧九強是蒙牛的創業元老,也是牛根生曾經的得力干將。
  2008年現代牧業與蒙牛簽訂了為期10年的承購原料奶供應協議,時間到2018年。根據此份協議,蒙牛允許現代牧業把不超過30%的原料奶售予第三方,但是不得售予蒙牛的另外兩大主要對手。
  2013年5月,蒙牛斥資31.78億港元收購了現代牧業部分股份,成為其最大單一大股東。
  根據現代牧業2013年的年報,公司供應給蒙牛的牛奶銷量占比為75.7%,約占蒙牛總需求量的20%,而且現代牧業供應的奶主要用於特侖蘇,占蒙牛系列特侖蘇總需求的70%以上。
  對於此次“病牛”事件,蒙牛11月20日回應新京報記者稱,蒙牛對包括現代牧業在內的所有奶源供方的原奶均進行嚴格檢測,確保質量安全。
  除了蒙牛等數名客戶外,現代牧業還拓展了自有品牌。現代牧業稱,公司出售給其他獨立第三方的原奶也均用於高端奶的生產。除了舊有客戶外,現代牧業已經與國內一些知名乳品企業簽訂了合作協議,包括雀巢等。
  今年3月,媒體報道,現代牧業與雀巢的供奶協議商討已經進入最後階段,雀巢將躋身前五大客戶,但礙於新購入的牛隻今年未能產奶,最快要在2015年才可以供奶,且雀巢將用此原奶製造高端奶粉。雀巢11月20日表示,對於現代牧業“病牛事件”不予評論,據接近雀巢的人士稱,現代牧業目前尚未向雀巢供應原奶。
  現代牧業頻曝環境污染
  近期困擾現代牧業的不僅“病牛”事件,在“病牛”事件之前,現代牧業旗下子公司被曝因污染環境被罰。
  現代牧業2013年的年報中曾表示,養殖污染已經成為農業農村環境污染的主要來源。但作為中國最大的乳牛畜牧公司及最大的原料奶生產商,現代牧業走在行業前列,早已在興建牧場時投入大量資本建設糞污處理設施,把畜禽養殖污染廢棄物包括糞便、污水等收集處理並轉化為有用資源。
  然而媒體的調查卻是另一番景象,據報道,近日,安徽省肥東縣環保部門因現代牧業旗下子公司現代牧業(肥東)公司的環境違法行為向其開出巨額罰單,罰款10萬元,並全縣通報。據悉,肥東現代牧業擅自利用槽罐車外運沼液肆意傾倒,且該行為存在已久,多次造成環境污染。
  現代牧業成立後,曾多次因環境污染問題被質疑和指責。
  2011年,有媒體調查了現代牧業多家牧場,包括安徽馬鞍山牧場、安徽肥東牧場以及四川洪雅牧場,這幾家牧場均對當地的環境造成污染。由於沼液排放造成了田地減產和水污染,臭氣熏天,造成“家裡的天花板和桌子上都是蒼蠅”。
  現代牧業採用萬頭牧場的模式,環境污染引發了業內人士對萬頭牧場的質疑。截至目前,現代牧業在全國八個省共建萬頭規模奶牛養殖牧場22個,飼養近20萬頭奶牛。
  乳業資深專家宋亮表示,除了內蒙古、西北一些地區外,中國大部分地區不適合發展萬頭牧場,且沒有一個國家將萬頭牧場作為一個主要的發展模式。首先,萬頭牧場帶來嚴重的污染問題,萬頭牧場一天的奶牛糞便加尿液是500噸左右,這些糞便和尿液不能及時處理,會對水源、田地等環境造成很大的負擔和污染;另外,萬頭牧場的管理難度大,容易滋生疫病,疫病產生後就要大量的殺牛,導致原奶量下降。
  據宋亮估算,目前中國的萬頭牧場有60多個,企業之所以熱衷萬頭牧場與資本推動不無關係,資本追求短期效益,但奶牛養殖的周期很長。
  □新京報記者 李蕾 北京報道  (原標題:現代牧業“病牛門”變“羅生門”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v28fvvaum 的頭像
fv28fvvaum

Walking

fv28fvvau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